兩百余件文物 展現五涼歷史文化
  • 時間:2022-06-10
  • 點擊:78
  • 來源:甘肅日報

六系陶罐 十六國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持戟武士俑 東漢 甘肅省博物館藏

青白玉臥羊 前涼 甘肅省博物館藏

潘岳書札殘頁 十六國 甘肅省博物館藏

  茹實

  歷史造就了文物,文物講述著歷史。當一件件文物呈現在我們面前時,那些塵封的歷史也在我們眼前徐徐打開。今年5月,甘肅省博物館聯合新疆、青海、陜西、寧夏、山西、四川7?。ㄗ灾螀^)22家文博單位共同推出“大道攸歸:五涼文化展”。展覽匯集珍貴文物237件(組),其中一級品70件,以時間為主線,以考古發現及其相關科研成果為支撐,通過“河西崛起”“五涼更迭”“交融會通”“賡續華章”四個單元,以物證史、以圖講史,系統梳理五涼政權的歷史脈絡,深度挖掘五涼文化所蘊含的“兼收并蓄、融合創新”精神。

  十六國時期(公元304年-公元439年),在以河西走廊為核心的廣袤地區,先后出現了前涼、后涼、南涼、西涼、北涼五個政權,前后相繼達139年,史稱“五涼”。當時的北中國地區戰亂頻仍,政權更迭頻繁,社會經濟遭到嚴重破壞。但五涼政權統治下的地區,卻因遠離戰火紛擾,中原士民百姓紛紛避亂外逃至此,如“日月相繼”, 河西地區“秩序安定,經濟豐饒,既為中州人士避難之地,復是流民移徙之區,百余年間紛爭擾攘固所不免,但較之河北、山東屢經大亂者,略勝一籌”,由此造就了史不絕書、獨具特色的五涼文化,在中國歷史上寫下了光輝燦爛的一頁。

  對此,陳寅恪先生評價道:“惟此偏隅之地,保存漢代中原之文化學術,經歷東漢末、西晉之大亂及北朝擾攘之長期,能不失墜,卒得輾轉灌輸,加入隋唐統一之混合之文化,蔚然為獨立之一源,繼前啟后,實吾國文化史之一大業……其文化上續漢、魏、西晉之學風,下開(北)魏、(北)齊、隋唐之制度,承前啟后,繼絕扶衰,五百年間綿延一脈?!狈段臑懴壬J為“十六國以來,河西是當時北中國保存漢族傳統文化最多,又是接受西方文化最早的地區。西方文化在涼州初步漢化后,再向東流”。

馬德惠石造像塔 北涼 甘肅省博物館藏

  新中國成立以來,在今河西走廊、新疆及青海部分地區發現了許多五涼時期的遺存,出土了大量墓葬壁畫、衣物疏、墓券、鎮墓文、文書及佛教造像、石塔等,內容涉及當時的經濟、社會、政治、軍事、生活、思想、宗教、文化等多方面信息,對于補闕五涼歷史,闡釋五涼文化意義重大。展覽以這些考古發現為重要支撐,以文物述史,全面展現了五涼政權的成因、更迭,及其文化的各類表現和影響。

  五涼文化的形成,與河西走廊獨特的地理位置、氣候環境及深厚的歷史底蘊息息相關??脊虐l現表明,河西走廊有馬家窯、齊家、齊家—西城驛、四壩、騸馬、沙井等史前考古學文化類型,畜牧業在經濟中占比重較大。地處歐亞大陸通道的地理優勢,為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發揮著作用。漢武帝時期開始對河西地區進行大規模開發,河西走廊人口增多,經濟發展,民諺贊曰“涼州之畜為天下饒”。位于河西走廊東端的武威,“通貨羌胡,市日四合,每居縣者,不盈數月,輒致豐積”,時人贊為“富邑”,是東西貿易重要的中轉地和商品集散地,又因其“通一線于廣漠,控五郡之喉襟”的重要地理位置,成為后來五涼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兩漢之交,竇融乘勢出任張掖屬國都尉,保據河西。在他的苦心經營下,河西“兵馬精強,倉庫有蓄,民庶殷富”,關隴一帶的人們紛紛攜家西遷,河西地區經濟得以進一步發展。竇融的這一政治策略為后來的五涼政權提供了借鑒的模式和經驗。前涼張軌便是“追竇融故事”,北涼沮渠蒙遜、西涼李暠等都自云“追蹤竇融”。

  展覽中,居延遺址出土的漢代木轉射反映了漢代邊塞防御制度?!绑A置道里簿”記載了從長安出發西至張掖郡氐池縣的20個地名及各地間的里程,對于研究漢代西北地區的驛傳設置意義重大。居延破城子遺址出土的“建武七年竇昭公到高平還道不通軍情書”,記載了東漢初年竇融派弟竇昭公竇友赴洛陽表述忠順之意,卻因隗囂反叛道路中斷,至高平(今固原)而返一事。此簡是大戰前夕動蕩局勢的反映,對補證《后漢書》有關東漢建武初期河西地區的史事具有重要價值。

彩繪木連枝燈 魏晉 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

  文物展覽自有其特殊性。要展現五涼政權的歷史脈絡,就需要通過一些有明確紀年的文物架構起五涼政權的歷史脈絡。20世紀七八十年代以來,在河西走廊考古出土了大量帶有文獻性質的魏晉十六國文物,其中有許多帶有明確紀年,記錄了五涼政權更迭的歷史。

  如前涼第一任當政者張軌,衷心擁戴晉室,臨終前囑咐子孫繼續“弘盡忠規”,前涼使用建興年號時長達46年。臨澤縣黃家灣灘墓群出土的建興元年(公元313年)《臨澤縣廷決斷孫氏田塢案》簡冊文書,為當時張掖郡臨澤縣地方政府對一起“兄弟爭訟田宅”民事案件的審理記錄。簡冊共計27枚,是目前發現最完整的西晉簡牘冊書。其“建興”年號反映了前涼擁戴晉室,使用西晉紀年的史實?!吧健北臼菛|晉司馬聃時期的紀年。前涼最后一任統治者張天錫時國力衰落,隨時面臨被滅國的危險,不得已改奉東晉年號。陜西歷史博物館收藏的金錯泥筩,紀年為升平十三年(公元369年)。其上有“靈華紫閣服乘金錯泥筩”及某“臣”等字銘。有專家推測此物可能就是張天錫遷至長安時帶入關中的。酒泉市肅州區果園鄉出土的嘉興二年(公元418年)李超夫人尹氏墓表為西涼宗室遺物。西涼初創時得到天水大族尹氏的大力支持,李暠的繼室為尹夫人,當時民諺“李、尹王敦煌”,足見兩個家族淵源深厚。敦煌佛爺廟灣出土有庚子六年(公元405年)鎮墓罐,為李暠統治時期遺物。敦煌祁家灣西晉十六國墓葬出土有北涼神璽二年(公元398年)鎮墓罐,表明至遲在段氏北涼建立的第二年,敦煌地區已歸北涼統治了。沮渠蒙遜繼立北涼后,為求生存,曾先后奉大夏和北魏為正朔。酒泉市肅州區石佛寺灣出土的北涼承陽二年(公元426年)馬德惠造像塔上的紀年即大夏政權的年號“承光”。敦煌吐魯番出土文書中,有緣禾五年(公元436年)衣物疏,“緣禾”即北魏年號“延和”。酒泉石佛寺灣出土有太緣二年(公元436年)程段兒石塔,“太緣”即北魏年號“太延”。北涼被滅后,沮渠牧犍之弟沮渠無諱、安周等退守西域達二十年之久,后于公元460年為柔然所滅。這段時期被史學界稱作“高昌北涼”。新疆吐魯番阿斯塔那177號墓出土的且渠封戴墓表,紀年為承平十三年(公元455年)。且渠封戴生前曾任冠軍將軍、都郎中、高昌太守,死后追贈敦煌太守,應為北涼王室沮渠氏家族的重要成員,是當時一位政績不凡、地位顯赫的人物。

  目前考古尚未發現關于南涼的紀年文物。20世紀80年代以來,青?;ブ鷿闪执逋炼茨?、西寧陶家寨墓地、共和縣合洛寺墓地,甘肅高臺縣地埂坡墓群、玉門市螞蟥河墓葬、官莊墓葬、白土良墓地石板墓等遺存均被認定為鮮卑遺存,蘊含著鮮卑遷徙和南涼政權的歷史信息。青?;ブ鷿闪执逋炼茨钩鐾恋碾p馬紋銅牌飾為大馬背小馬的形象,大馬腹部有一對馬鐙,是鮮卑文化的代表性器物,體現著鮮卑民族的動物崇拜思想。有學者指出該墓與四世紀中葉以后的禿發鮮卑活動有關,和后來的南涼政權有一定聯系。

高臺縣地埂坡M4壁畫《樂舞圖》

  河西走廊魏晉墓中所出彩繪磚畫,數量眾多,內容豐富,生動傳神,生活氣息濃郁,有“地下畫廊”的美譽。如犁地圖、揚場圖、耱地圖、采桑圖、畜牧圖等,是對當時農業、畜牧業發展的真實寫照;進食圖、宴樂圖等,再現了墓主人生前的豪華生活;墓主人出行圖陣容龐大,描繪了當時官員出巡的場景;羌女送行圖等反映了五涼時期的民族融合情況;東王公、西王母、伏羲、女媧等神仙及龍、鳳、麒麟等祥瑞圖像體現了當時人們對于道家升仙思想的崇尚;奏樂圖等反映了當時中原與西域地區音樂文化的交融。這些墓葬中出土的其他文物同樣對研究當時社會文化意義重大。如鎏金“武鄉亭侯”銅印、鎮軍梁府君之墓表首等文物彰顯著墓主人不凡的身份地位。陶質耳杯、罐、瓶、灶等明器是當時百姓日常生活用具的真實再現。

  河西走廊與西域地域相連,唇齒相依。在西晉政府南遷江南,北方陷入戰亂時代,西域各國與中原王朝的使節往來,往往成為與五涼政權的交往。新疆庫車友誼路魏晉十六國墓葬出土文物對于探究五涼政權疆理西域問題意義重大,而這批文物也是首次面向公眾展出。

  在十六國這樣一個割據政權林立的特殊時代,從河西出隴右經關中南下的道路受到阻隔,經祁連山向南,經由“吐谷渾道”(又稱“河南道”)入蜀,再順長江南下抵達東晉南朝首都建康(今南京)的道路,在五涼與東晉南朝政治、經濟、文化交流往來發揮著重要的作用。地處青海柴達木盆地的都蘭地區,是“吐谷渾道”的一個大的中轉地。都蘭出土的南北朝時期絲織品,兼具漢魏特色和西域因子,反映著當時文化之間的交流與融合。

  五涼政權振興文教、優禮士人,一時之間,學者輩出,人才濟濟,學術昌盛。甘博館藏十六國寫本潘岳書札殘頁是一件對當時西晉大文學家潘岳文集的抄本。寫本內容文意精深,書法瀟灑秀逸,該文物亦是五涼時期崇尚文教的體現。

金錯泥筩 前涼 陜西歷史博物館藏

  河西走廊是佛教傳播關鍵駐泊地。舉世聞名的敦煌莫高窟及武威天梯山、酒泉文殊山、臨松馬蹄寺等石窟均開鑿于五涼時期。目前中國最早的寶塔實例即為發現于酒泉、敦煌吐魯番一帶的北涼石塔。著名考古學家宿白先生認為,在河西地區存在一種帶有鮮明的西域和印度色彩,并最早開始融合漢地藝術的石窟樣式,即“涼州模式”?!皼鲋菽J健卑殡S著北涼的滅亡被帶到了平城(今大同),對云岡石窟的開鑿起到了至關重要的典范作用,繼而對后來的龍門石窟產生了巨大影響,遂成為北魏、西魏、北周石窟藝術的重要樣式來源。

  公元439年,北魏太武帝滅北涼,遷北涼國人三萬戶于平城,士人、僧眾、典籍俱東移。北魏政府兼收并蓄,全盤繼承了五涼時期的文化成果,使北魏社會各方面都發生了變化,為后來孝文帝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全面推行的一系列改革奠定了基礎。充滿五涼文化精華的“河西因子”,在北魏社會生根、發酵,在社會的諸多領域都留下五涼文化的深深印記。

  山西博物院藏太和元年(公元477年)宋紹祖墓銘磚的主人宋紹祖為敦煌人氏,官居幽州刺史,封爵敦煌公。專家推測其可能與北魏平北涼后遷徙至平城的宋繇一族關系密切。20世紀70年代發現于張家川回族自治縣的北魏王真保墓,墓中所出文物與中原地區同時期墓葬出土文物基本相似。王真保,秦州略陽人,其家族世代為官,從高祖王擢到王真保,家族成員曾先后在西晉、后趙、前涼、前秦、西秦、北魏等六個王朝為官,我們從中可以看到十六國—北魏初年中國北方政權更迭頻繁的史實。

鼓吹樂俑十六國 咸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藏(本文圖片均由甘肅省博物館提供)

  五涼所處的十六國時期,是由分裂走向統一的過渡時期。在中原板蕩的情形下,以河西為中心的廣大地區,社會安定,人才濟濟,儒學昌盛,成為一片文化的高地,保存和賡續了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地處中西交通孔道的重要位置,促使五涼政權以積極開放的姿態吸納外來文化,將其同中國傳統文化交流融合,承前啟后,影響深遠。

  五涼時期是甘肅歷史上一個文化大發展的時期,并對之后的朝代形成了比較深遠的影響。時至今日,五涼文化所蘊含的“兼收并蓄、融合創新”精神,仍不斷為我們揭示蘊含其中的中華民族的文化精神、文化胸懷和文化自信,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提供精神支撐。

 ?。ㄗ髡邌挝唬焊拭C省博物館)

66J8视频在线播放国产,国产在线你懂的,日本少漫画口工番工全彩,欧美中文字幕无线码视频,一级A片AAA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