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三百年前甘肅 如何選拔武舉人?
  • 時間:2022-06-08
  • 點擊:83
  • 來源:蘭州晨報

  在中國古代,武舉考試是習武之人“考編”的重要途徑。清代是中國歷史上最后實行武舉制度的朝代,建立了武童、武鄉、武會、武殿四個級別的武舉考試制度;如同文科士子鄉試中舉后,即已取得了進京趕考資格一樣,武舉鄉試對于這些舞刀弄箭的清代“理工男”而言,同樣是改變命運的重要關口。

  國家圖書館藏《雍正二年陜西甘肅兩河武舉鄉試錄》完整呈現了三百年前的甘肅如何選拔武舉人的歷史圖景,讀來饒有興味。

  A

  封建王朝的科考,系為國選才的國家大典,各種程序繁復細致之極。對于雍正皇帝登基后的首次武舉鄉試,甘肅官場非常重視,用現在的流行語來說,就是組建了工作專班——甘肅布政使、按察使分任監臨官、提調官,四位考試官分別由鞏昌府岷州同知、鞏昌府秦州知州、鞏昌府清水縣和伏羌縣(今甘谷)知縣擔任,監督官為蘭州知州,點名官為鞏昌府安定縣(今定西)知縣,印題官為平涼府華亭縣典史,授卷官為鞏昌府漳縣典史,收掌試卷官為平涼府涇州(今涇川)州判和臨洮府蘭州儒學訓導,印卷官為臨洮府蘭州儒學學正和鞏昌府會寧縣典史,彌封官(即試卷密封官)為平涼府靜寧州儒學訓導和靖遠衛儒學教授,唱名官為漳縣和秦安縣典史,寫題官為安定縣和隴西縣儒學教諭,搜檢官為撫標右營把總和平涼衛前所千總……

  看到這兒是不是已經眼暈了?還早著呢,這只是與文科鄉試類似的常規操作,武舉鄉試主要考的是騎馬射箭等動手能力,因此還得安排一幫人擔任相當于體育賽事中的裁判員、巡邊員、記分員之類的角色;比如監箭官就找了五個把總和一個千總客串,紀箭官(負責驗靶和記錄成績)則由三位千總擔綱。此外,還有巡場官、供給官等。綜上所述,為了保障這次武舉鄉試,共設置十七個崗位,近四十位官員嚴陣以待,差不多半個甘肅官場的頭面人物都進了考場,共襄盛舉。

  B

  面對陣容豪華的“官場天團”監考,各位考生會不會“壓力山大”呢?

  這基本上是肯定的。然而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清代武舉鄉試分三場,第一、二場考核騎射,第三場測試策略及武經,要說上馬張弓射箭、下馬寫寫文章也就算了,關鍵是還引入了淘汰機制,第一場考騎試,騎馬三個來回射箭九支,距離三十五步,三箭中靶才算過關,否則失去后續考試資格。第二場考步射,距離八十步,同樣射箭九支,兩箭中靶為合格。

  箭術考完還要考刀功和臂力。

  具體到這次甘肅武舉鄉試,第一場為“試馬上箭”,第二場為“試步下箭”,第三場為“策論”。所謂策論又分三道題目,其中“論”兩道,分別為“敏則有功惠則足以使人”和“勢者因利而制權”;“策”一道,題目非常應景也極具針對性,因為時任川陜總督年羹堯正在西北用兵,所以重點考察考生對于西北地區行軍用兵之法的心得體會和意見建議,“必有深知其意者,其縷晰陳之”。在這種極為注重考生實戰和分析能力的嚴格標準之下,這次甘肅武舉鄉試只有三十人中試。

  C

  古往今來,科舉考試結束后不僅要張榜公布中舉者信息,而且大多要進行復盤。

  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文科士子主要是研讀揣摩高分試卷,如果心中存疑,時不時還要跑去質詢一番,憑什么他的名次比我高?但對于武舉考生來說,主要看騎射成績,以技服人——這可是實打實的,別人就算不服,也只能怪自個學藝不精。

  那么,這次甘肅武舉鄉試的佼佼者,其武德究竟有多充沛呢?據《雍正二年陜西甘肅兩河武舉鄉試錄》記載,第一名涼州衛武生王宗啟的成績是這樣的:“馬上中七箭,步下中六箭,開弓拾力,舞刀壹百觔(斤),掇石貳佰五拾觔(斤)”;第二名靖遠衛武生王言敏的成績也很不錯:“馬上中七箭,步下中五箭,開弓拾貳力,舞刀壹百貳拾觔(斤),掇石叁佰觔(斤)”。

  所謂“力”指的是清代弓箭的拉力計量單位,按照當年標準,清軍硬弓之拉力標準為七至十力。從這兩位的武技來看,第二名其實還略勝一籌,居然拉得開十二力之強弓,120斤的大刀和300斤的石鎖子也是玩弄于股掌之間,相較于第一名欠缺的可能就是箭術的準確度了。

  此外,這兩位的策論也是做得花團錦簇,頗得閱卷官欣賞,給王宗啟的批語是“詮題切實”,給王言敏的批語則是“筆意順達”。

  D

  現今身處大數據時代,雖說寫的是三百年前的陳年往事,但筆者考據癮發作,忍不住多費些筆墨,將這次甘肅武舉鄉試中試者姓名籍貫抄錄如下并略作分析:

  第一名王宗啟,涼州衛武生;第二名王言敏,靖遠衛武生;第三名梁從直,寧夏靈州所武生;第四名李淋,靖遠衛武生;第五名楊百機,涼州蔡旗堡兵??;第六名馮廷魁,寧夏鎮標中營兵??;第七名張廷葵,寧夏等衛武生;第八名買承章,寧夏靈州所武生;第九名張樹棠,寧夏靈州所武生;第十名宣魁甲,寧夏鎮標中營兵??;第十一名萬史標,寧夏中衛武生;第十二名沈瑄,寧夏等衛武生;第十三名張大學,寧夏等衛武生;第十四名侯嘉勛,甘州行都司學武生;第十五名韓璠,慶陽府學武生;第十六名孫振策,蘭州衛武生;第十七名沈之漸,寧夏后衛武生;第十八名方旗彪,寧夏等衛武生;第十九名張斌,甘州行都司學武生;第二十名白毓賢,鎮番衛(今民勤)武生;第二十一名雷育,寧夏啇學武生;第二十二名何全秉,會寧縣武生;第二十三名王業程,寧夏廣武營兵??;第二十四名黃文蔚,臨洮府學武生;第二十五名??N,甘州行都司學武生;第二十六名何大寧,隴西縣武生;第二十七名宋建業,秦安縣武生;第二十八名周佐,甘寧撫標左營兵??;第二十九名彭尚斌,蘭州武生;第三十名陜宗周,平涼縣武生。

  從中試考生生源結構來看,以各地府學武生居多,但其中亦包括少量現役清軍士兵(共五名),他們作為“在職人員”和“應屆生”一起應考并且中試,從士兵直接提干,堪稱雍正年間草根逆襲的范例。從中試考生地域分布來看,寧夏生源多達十三名,幾乎占了一半;其次是甘州(三名)、蘭州、靖遠和涼州(各兩名)。雖然僅憑一次武舉鄉試結果難以推斷當時各地武生的整體素質,但亦從側面折射出當年甘肅各地習武之風的不同程度。

  E

  最后還得說兩句題外話??催^《范進中舉》的讀者都知道,封建時代一旦成為舉人(無論文舉或武舉),妥妥屬于人生贏家,當事者對于朝廷和皇帝感恩戴德自不必說。但如果逆時代潮流而動,憑借舉人身份開歷史倒車,那就是中毒太深。

  清朝覆亡近十年之后,甘肅竟然還有武舉人“心懷故國”,念念不忘“反民復清”,圖謀復辟,甚至策劃武裝暴動。

  據《甘肅省志·大事記》載,1920年10月,定西縣北鄉大北林武舉人蕭芾與秀才楊溥共同組織所謂“復清會”,聚眾圍攻通渭、定西縣城,后在定西南川被駐軍擊潰,蕭、楊二人被殺,余眾潰散。這也算是甘肅武舉史上的一段奇聞軼事。(奔流新聞·蘭州晨報特約撰稿 史勇

  

66J8视频在线播放国产,国产在线你懂的,日本少漫画口工番工全彩,欧美中文字幕无线码视频,一级A片AAA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