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源甘肅】三國時期的天水
  • 時間:2022-06-06
  • 點擊:122
  • 來源:甘肅日報

位于天水市秦州區西南的木門道遺址。

位于天水市秦安縣的街亭古戰場遺址。 本版圖片均為資料圖

  本報特約撰稿人 雍際春

  天水在歷史上為隴右第一重鎮,史稱天水“當關隴之會,介雍梁之間”,這里地勢高險,進退攻守皆有形便,東上秦隴,可攻雍岐;南下階成,可取梁益;西指蘭會,可占河湟,實為交通樞紐、戰略要塞,素為兵家必爭之地。

  三國時期,天水處于蜀魏交鋒的前沿,諸葛亮六出祁山、痛失街亭、智收姜維、計殺張郃等重大戰事,都發生在天水。今天天水境內有街亭、天水關、木門道、諸葛軍壘等三國古戰場遺址多處。三國文化是天水歷史厚重的一頁,也是天水歷史極負盛名之所在。

  漢末軍閥混戰 曹操平定隴右

  東漢后期漢靈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轟轟烈烈的黃巾軍大起義在河北爆發,隴右諸郡羌胡也遙相呼應,在當年冬天起義。先是以先零羌為主的北地“降羌”聯合湟中羌、義從胡等同時起義,共推義從胡北宮伯玉和李文候為將軍,殺東漢護羌校尉泠征,又拉攏金城豪族邊章、韓遂加入并“專任軍政”,義軍勢力更盛,殺金城太守陳懿,州郡莫能制。第二年三月,義軍越過隴山攻入關中,漢靈帝為將義軍阻擋在長安以西,派左車騎將軍皇甫嵩統兵駐守長安。八月,又任命司空張溫為車騎將軍,中郎將董卓為副將,集合十萬軍隊至美陽(今陜西扶風縣法門鎮)鎮壓義軍。義軍北宮伯玉派邊章、韓遂應戰,由于力量懸殊,義軍作戰不利退回隴右。張溫派周慎、董卓分兵追擊,但都被義軍擊潰。中平四年(公元187年)二月,起義軍發生內訌,韓遂殺邊章、北宮伯玉和李文候,并走向軍閥化,他整合各部十萬之眾東進,攻逼隴西太守李相如與之聯合,以對抗東漢涼州刺史耿鄙。

  四月,東漢涼州刺史耿鄙征發隴西、金城、漢陽、武都、安定、北地等隴右六郡兵民,討伐割據金城、隴西的韓遂、王國。飽受耿鄙、治中陳球之流地方腐敗官員壓迫的六郡子弟不愿出征賣命,當行至狄道城(今臨洮縣城)時,也在被征之列并任軍司馬的關隴豪族馬騰看到時機成熟,便挑唆民眾嘩變,殺治中陳球和耿鄙,東進攻入漢陽郡。馬騰帶領嘩變士兵與韓遂匯合,擁立王國為首。中平六年(公元189年),韓遂、馬騰廢掉王國,分領其眾,隴右的兩支軍閥勢力就此形成。他們時分時合,游離于中原諸雄之間,進退于關中、隴右一帶。

  這一年,漢靈帝死,少帝劉辯立,大將軍何進執掌朝政,與中軍校尉袁紹合謀鏟除宦官勢力,征召并州牧董卓率兵入京。董卓還未到洛陽時,何進被宦官所殺,袁紹又清除了宦官勢力。董卓入京后乘機控制朝政,廢少帝,立九歲的劉協為帝,也就是漢獻帝。董卓專權和縱容部下在京城內外肆掠橫行,激起朝臣和百姓的公憤,各州郡牧守招兵買馬組建武裝,推舉袁紹為盟主,組成關東盟軍討伐董卓。為避盟軍鋒芒,董卓挾持漢獻帝和洛陽士民于初平元年(公元190年)二月遷往長安,繼續專橫殘暴統治長達兩年之久,史稱董卓之亂。初平三年(公元192年),司徒王允借呂布之手殺掉董卓。

  董卓死后,整個北方地區進入全面的軍閥混戰。一方面關東盟軍解體后,形成袁紹、曹操等多支軍閥武裝,關東陷入長期的軍閥混戰。另一方面,關西軍閥混戰也驟然而起。在關中,董卓死后,其部將李傕、郭汜以為董卓報仇為名,從關東返回長安,殺王允并控制了東漢朝政后,不僅掠殺百姓,制造兵難,而且李、郭二人也因爭奪漢獻帝和群臣發生內訌而長期攻伐,史稱李傕、郭汜之亂。后漢獻帝在楊奉解救和護送下返回洛陽。建安二年(公元197年),裴茂為首的關西諸將殺掉李傕并夷三族,郭汜也被部將所殺,其余部逃至南陽一帶,后被荊州牧劉表擊潰。至此,前后長達八年之久的董卓和李傕、郭汜之亂才告結束,涼州軍閥勢力也徹底土崩瓦解。

  韓遂、馬騰退回隴右后,韓遂占據金城郡,馬騰占據了隴右六郡。起初,韓、馬兩部尚能和睦相處,但不久就走向對峙和混戰,兩年后,馬騰被朝廷征召入住關中,韓馬混戰才告結束。

  與此同時,曹操經官渡之戰、赤壁之戰后,轉而平定關西隴右,劉備占據益州,孫權經營江東,三國鼎立的局面開始形成。公元220年曹操之子曹丕代漢稱帝,建立魏,以洛陽為都;公元221年劉備在成都建立漢;公元222年孫權在建業(今南京)建立吳,三國時代開始。

  曹操經略隴右,是其統一北方的一個組成部分。早在官渡之戰前,曹操為防止袁紹西圖關隴、連接羌胡,接受謀士荀彧建議,對關西韓、馬二部撫以恩信,使其歸附,消除了腹背受敵之虞;后又以漢獻帝名義征馬騰入侍,詔拜其子馬超為偏將軍,以代其父統軍。曹操在赤壁之戰失利后,轉而西向經略隴右,聲言攻打漢中張魯,實則欲鏟除馬超在涼州的勢力。建安十六年(公元211年),曹軍入關,馬超無法抵擋,遂提出割地求和,被曹操拒絕,曹操又成功地離間了韓遂與馬超部,一舉攻破隴右聯軍,韓、馬等敗回涼州。當時隴右等涼州地區,除了韓遂、馬超等軍閥外,還有很多羌漢割據勢力,曹操采取各個擊破的方略,一一平定,隴右盡歸曹操。

  諸葛亮“五出祁山” 魏蜀爭奪天水

  公元216年,曹操進爵魏王,這使以復興漢室為己任的劉備深感不安;同時,曹操平定隴右后,轉而在東部與孫權角逐。因此,劉備等認為“率益州之眾出于秦川”,興復漢室的時機成熟,遂決定北伐。

  公元228年開始,諸葛亮先后“五出祁山”實施北伐,其中有三次用兵隴右天水一帶。第一次出祁山北伐,諸葛亮做了充分準備,為了迷惑魏軍,他采用聲東擊西的策略,揚言從褒斜道北上攻打郿縣(今陜西眉縣),并派趙云、鄧芝出據箕谷(今漢中市北)制造出兵假象,吸引曹真大軍前往據守。而諸葛亮則親率六萬蜀軍從漢中出陽平關(今陜西勉縣西),入武都郡(今成縣西),渡西漢水到達祁山(今禮縣祁山鄉境)。蜀軍突然進軍隴右,引發天水、南安、安定三郡吏民驚懼,接連降蜀,冀城失陷,一時關中響震。魏明帝親往長安,指揮右將軍張郃率五萬軍隊前往抵御。為了阻斷魏軍援兵西進,諸葛亮命參軍馬謖率裨將軍王平為前鋒,北上搶占關隴要塞街亭(今秦安隴城鎮)。熟讀兵書但缺乏實戰經驗的馬謖,違背諸葛亮的既定部署,占據街亭南山駐扎,欲居高臨下、背水擊敵,但張郃圍而不攻,絕其水道,致使馬謖大敗,“兵將不復相錄”。諸葛亮只好退兵返回,三郡為曹真、張郃收復。街亭之戰不僅使諸葛亮北伐毀于一旦,而且失去了街亭、冀城等重要據點。但這次北伐也有重要收獲,一是引發三郡吏民歸蜀和地方官吏的相互猜忌,迫使“涼州上士”姜維投奔諸葛亮,后成為諸葛亮北伐事業的繼承人。二是諸葛亮在返回途經西縣(今禮縣)時,遷千余家至漢中。

  街亭之戰后不久,曹魏主力東調與東吳交戰,諸葛亮認為曹魏隴右防御空虛,是北伐的有利機會,公元229年,第二次出兵祁山,他命陳式攻武都、陰平,陳式攻下武都郡治下辨縣(今成縣)。魏將郭淮帶兵前來救援,被諸葛亮截擊于建威(今西和縣北),郭淮兵敗,被蜀軍追擊到祁山。建威之戰蜀軍獲得“降集氐羌,興復二郡”的勝利,將疆土由漢中擴至隴南。

  諸葛亮第三次祁山之戰與司馬懿交戰,是諸葛亮北伐中規模最大的一次。公元231年二月,諸葛亮出漢中首先包圍祁山魏軍,又乘魏軍主力未到之機,搶收上邽(今天水)城外小麥。司馬懿到達上邽后,南下直逼祁山,諸葛亮避其鋒芒,分兵三萬繞道攻上邽,打敗前來支援的郭淮,占取上邽城。司馬懿回師對峙,諸葛亮又南撤駐鹵城(今禮縣鹽官鎮),司馬懿也尾隨而來,占山筑營,待而不攻,諸葛亮接連挑戰,司馬懿不為所動,連部下都嘲笑他畏蜀如虎。后司馬懿讓張郃從祁山之南出兵側翼配合,他正面出兵,但一戰即敗,損失甲士三千,鎧甲、角弩無數。此后,司馬懿據險守營,任憑諸葛亮屢屢挑戰而堅壁持重不出,從夏至秋形成對峙局勢。后蜀軍糧草不濟,李嚴又運糧失期,假傳后主劉禪撤兵旨意,諸葛亮不知有假,只好放棄鹵城、祁山退兵。退兵時諸蜀軍在木門道(今天水秦州區西南牡丹鄉境)設伏射殺魏軍名將張郃。

  公元234年,諸葛亮出漢中經褒斜道直入關中攻魏,占據五丈原(今陜西岐山渭河南),與司馬懿隔河對峙,諸葛亮積勞成疾死于軍中,他的北伐事業就此結束。

  姜維北伐與鄧艾滅蜀

  姜維是天水冀縣(今甘谷)人,年少時父親去世,與母親相依為命。投奔蜀漢后,其母被要求寫信勸姜維回歸,他母親寫信讓他尋求“當歸”,姜維回信說:良田百頃,不在一畝,但有“遠志”,不在“當歸”。表達了他志在興復漢室的遠大抱負,成為千古傳誦的佳話。姜維做事勤勉,思慮精密,不僅敏于軍事,深解兵意,而且心存漢室,又知曉羌戎風俗,深得諸葛亮器重。諸葛亮去世后,他繼承諸葛亮北伐事業開始伐魏。

  姜維北伐先后有七次,其中六次在隴右天水一帶。第一次是公元247年,天水、隴西一帶羌胡叛魏附蜀,姜維率軍至隴西、南安、金城一線接應,與魏雍州刺史郭淮、討蜀護軍夏侯霸戰于洮西,胡王治無戴等舉部歸蜀。第二次是公元249年,曹魏高層內訌,姜維欲兵連羌族兼并隴右,出兵麯山(今岷縣東)筑城,遭到魏將陳泰、鄧艾、郭淮的抵抗,蜀將句安、李欲降魏,姜維俘魏將郭循后南返。第三次是公元253年春,姜維帶數萬大兵,取道石營(今西和縣北),過董亭(今天水市西南),圍南安,陳泰率魏兵至洛門阻擊,后蜀軍因缺糧而返。公元254年,姜維第四次出兵隴西,接受魏狄道長李簡投降,攻占狄道,進圍襄武,擊敗徐質,攻克河關(今積石山保安族東鄉族撒拉族自治縣長寧驛古城)和臨洮縣(今岷縣),遷狄道、河關、臨洮三縣居民而還。第五次是公元255年,姜維利用曹魏內亂的機會,八月出兵枹罕(今東鄉縣西南),與魏雍州刺史王經戰于故關(今臨洮縣洮水西)。魏軍死傷數萬,王經退保狄道,被蜀軍包圍。后鄧艾、陳泰增援解圍,姜維撤兵到鐘離(今成縣西北)。第六次是公元256年,姜維與鎮西大將軍胡濟相約攻上邽,與鄧艾軍周旋于今天水與武山之間,后雙方在段谷(今天水市東)決戰,蜀軍慘敗,“士卒星散,死者甚眾”。第七次是公元257年,姜維出駱谷越秦嶺到關中周至縣,司馬望、鄧艾駐守長城戍對峙,三個月后姜維無功而返。此后,蜀軍已成強弩之末,再未能大舉北伐,只是于景耀五年姜維舉兵攻洮陽,即被鄧艾敗于侯和(今卓尼縣附近),然后退往沓中(今迭部縣境),屯田以待而已。

  在三國之中,曹魏占有整個中國北方地區,實力最強;蜀漢則偏居益州一隅,國狹民寡,實力最弱。蜀漢自建國后,從劉備到諸葛亮再到姜維,接連北伐,雖以興復漢室為口號,實則以攻為守。其北伐并未對曹魏產生實質性威脅,反而蜀漢自身每況愈下,而曹魏不僅愈來愈強,而且在應對姜維北伐的同時,做好了滅蜀的準備。

  公元263年8月,司馬昭指揮魏軍兵分三路發起滅蜀之戰,東路主力由鐘會從長安越秦嶺谷道攻漢中,西路由鄧艾出狄道攻姜維,中路由雍州刺史諸葛緒出祁山占領武街(今成縣西)和陰平橋頭(今文縣城南),以斷姜維退路。姜維沓中失利后,帶殘兵與廖化會合于劍閣,將鐘會大軍阻擋于劍門關外。十月,鄧艾率軍至陰平,自陰平道南下越摩天嶺在無人區鑿山開道、建橋架棧、攀木緣崖,出其不意突破蜀軍防線,直搗成都,劉禪出城降,蜀漢滅亡。

  魏蜀對天水的經營

  隴右天水地據西北邊關,不僅是連接關中、川漢的樞紐和通道,經營河西與西域的重鎮,而且漢族與氐羌雜居,地險民強,兵馬優勢明顯。無論曹魏還是蜀漢,戰爭之外也對經營隴右、發展生產極為重視。

  一是設置郡縣強化管理。曹魏建立后,將甘肅所在的涼州地區一分為二,以河西為涼州,隴右為秦州,治上邽,不久又撤秦州并入雍州。將漢之隴西、漢陽二郡一分為四,設天水、廣魏、南安、隴西郡。蜀漢控制的武都郡為漢郡,陰平郡則是在原廣漢屬國基礎上擴充白馬羌居地而新設的。

  二是推廣技術發展經濟。曹魏司馬懿曾遷徙冀州農夫到上邽佃耕,又在天水、南安興冶煮鹽。司馬孚派遣農丁五千在上邽屯田,“秋冬習戰陣,春夏修田?!?,以解決軍糧,收效明顯。雍州刺史張既為安撫隴西、天水、南安諸郡百姓,幫助民眾修建屋宅,興修水磨,受到歡迎。洮西之役后鄧艾在隴右“煮鹽興冶”,又在上邽一帶屯田并推行區種法,“手執耒耜,率先將士”。一時“上下相感,莫不盡力”。魏蜀雙方在天水一帶扶持百姓發展農業、屯田興冶和推廣農業新技術,促進了天水經濟的發展。

  三是促進民族融合。在氐羌問題上,曹魏在平定隴右時以鎮壓、遷徙為主,而對歸附者也加以安置和安撫。蜀漢則采取了“西和諸戎”策略,不僅聯合羌戎部落對付曹魏,而且作為兵源補充軍力,遷移人口到蜀地。魏蜀不同的政策和頻繁的人口流動,對天水地區的民族生態產生影響。

  總之,天水一帶擁有交通樞紐、軍事要塞、精兵良馬、連接氐羌、就地屯糧等優勢,因而在三國鼎立這一特殊環境中,就成為魏蜀雙方攻奪固守、角力爭鋒焦點。在魏蜀數十年的爭奪與經營過程中,天水經濟得到發展,農業新技術也得以推廣,文化交流與民族融合步伐也大大加快。

66J8视频在线播放国产,国产在线你懂的,日本少漫画口工番工全彩,欧美中文字幕无线码视频,一级A片AAA毛片